請以溫柔對待青春期的孩子


女兒第一次說起她晨跑後上樓梯時有點頭暈一事。我沒有太在意,當時也被在一旁的妹妹岔開了話題。那是我和青春叛逆期女兒很僵的親子關系剛剛破冰有所緩解後。按理來說,我更應該重視孩子發出的每一個信號,可是,我這個神經粗條的媽媽並沒有捕獲到女兒發出需要關注的信息。


女儿第二次说起头晕的事情,我才细细询问她在校吃早餐的情况。刚开学时,她把学校的伙食夸得天花乱叫坠;现还不到两个月,她却对学校早餐一肚子苦水。明明知道孩子三分热血的劲头已过,势必转向正常运行轨道需要一段时间去适应、调整。但我仍要表示很关心,与她聊天的语气调整到中速、温柔档。渐渐地,从我们一问一答式的谈话中,她道出来早餐吃得不多甚至就没有吃早餐。换作以前,我肯定要痛批她把我强调早餐重要性当成耳边风,骂她自作自受,no zuo no dai 等巴拉巴拉一大堆。


 1.jpg


而如今,這個比我高出半個頭的女兒,自尊心、自我意識極強,說話稍不注意惹她不高興或不如意,她便搞冷戰幾天不吐一個字,沈默對抗,或者上課走神,作業敷衍了事等異常舉動。好不容易緩和的親子關系,我要倍加珍惜。從此以後,與這個小大人相處,不再是發號施令與被動接受的關系,而是輕言細語有商有量的平等相處。于是,我就早餐提出兩個方案:一個是讓她兩個食堂輪著去吃,另一個是我給她做早餐,她愉快地選擇了第二個方案。雖然交了早餐錢而不去吃,感覺浪費得有點心疼,但爲了這個青春叛逆期的孩子,先順應著她,學校早餐以後再說吧。


哪知,風平浪靜的早餐還沒有過幾天,女兒突然語氣很不耐煩的跟我說:今天不吃家裏的早餐了。對待青春叛逆期的女兒,我不敢再唠唠叨叨了,只甩出了一句:今天的早餐是按你昨晚的要求做的,你自己看著辦了,然後忙自己的事情去了。女兒臨上學出門前,默默地自己把早餐打包走了。


 2.jpg


我是一個沒有耐心,處理危機意識不強的媽媽。我喜歡按部就班的節奏,一旦生活出現沒有意料到的事情,我的心裏就有種躁動。但是,面對一個比我更躁動的青春叛逆期孩子,我得每天演好一個情緒穩定的中年人。


某天下午,突然接到女兒從學校打來的電話,說耳朵很痛。接到她電話那一刹那,我有點惱火,第一反應是懷疑她效仿同學。前一晚聽她說起有一同學沒跟班主任打聲招呼就讓家長來校接人。但是,我盡量控制自己情緒,保持平和的語氣反問她:你打電話來是要我去接你嗎?女兒很肯定的回答要我去學校接她。其實,耳朵痛應該是耳前瘘管發炎了。我問她:你能不能堅持一下,因爲現在這個時間趕到醫院去,醫生也下班了。明天一早再去醫院,行不行?女兒想了一想,勉強答應第二天上午請假看醫生的建議。


 3.jpg


晚上接到她後,她卻讓我取消醫生預約,理由是請假會錯過好幾節主課,她願再堅持一天等到周末看醫生。曾經厭學的孩子,現在生病了都不願請假錯過上課,我心裏很是欣慰。


這一段時間來,付出的努力終是沒有白費,而是在改變著這個青春叛逆期的孩子。如果在以前,在我接電話時,應該會很不耐煩地責怪孩子有一點事情就大驚小怪(瘘管發炎已經好幾次了,吃點藥消炎就好),或不該有缺課的想法,或者脫口而出道出她東施效颦的陰謀。


AG凯时官网教育金牌家庭指导师许自越说:青春期孩子非常敏感,有一点点事情,就表现得异常强烈;青春期孩子特别渴求被爱、被关注的,她不会 像3-5 岁的孩子一样,需要父母时会寻求爱的抱抱,而是强调自己是大人与家长保持距离的同时,内心却无限渴望父母给予更多的关注与爱护。


 4.jpg


家长若给出温暖,孩子便反馈柔和;家长若给出冷漠,孩子便反馈沉默;父母若给出温柔,孩子便反馈顺从;家长若给出粗暴,孩子便反馈对抗;家长若给出关注和爱,孩子便懂事得出人意料。虽然孩子为自己的成人感在不断地抗争,但他间接表达出了 5 岁孩子的幼稚和天真,孩子就是孩子,一个不懂得掩饰率性而为的青少年。只是家长不懂得如何正确切换:在什么时候把他当大人一样尊重,什么时候把他当孩子一样关心和爱护。青春期的孩子没有错,其逆反行为也没有错,只是家长要耐心了解青春叛逆期的特征,敏锐地捕获青春期孩子发出的各种信号,采取合适的方式去处理。


要學會溫柔以待這個虐我千萬遍,但家長依然要待她如初戀的青春叛逆期孩子。

 


推薦新聞
熱點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