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“界限缺失”毀掉的中國孩子


  沒有界限感的媽媽,培養不出有界限感的孩子。


微信图片_20181113175531.png


  最近在看楊嘉玲老師的《心理界限》,深受啓發。


  卷首語上,寫著這樣一句話:願你既能保有善良,又能堅定做自己。


  這句話算是高度概括了界限感的核心思想:有柔軟的內心,但也有堅硬的外殼。


  界限感这事,绝不是对别人”say   no”这么简单。


  它是一種思想意識,更是一種家庭教育。


  沒有界限感的媽媽,培養不出有界限感的孩子。


  前幾天,我就親眼見識了什麽叫“沒有界限感的媽媽”。


  當時我陪著朋友在小區裏遛娃,她女兒瑤瑤拿著剛買的吹泡泡機,一路上玩得不亦樂乎。


  五彩缤紛的泡泡引來了很多孩子,其中有個稍大些的小姑娘跑過來,二話不說就要搶玩具,瑤瑤自然不肯給,于是兩個小朋友爭執起來。


  孩子之間因爲玩具有爭執,是很正常的事。


  站在不遠處的朋友並沒有立即上前,她說想看看女兒會如何應對。


  但是那個小姑娘的媽媽卻快步走上來,直接用力解開瑤瑤的手,把玩具遞給自己孩子,還氣勢洶洶地對瑤瑤說:不就是一個玩具嘛,你給她玩玩會怎樣,過會還給你。


  讓我吃驚的是,瑤瑤雖然才8歲,可是一點不怕,理直氣壯地說:阿姨,請把玩具還給我,你女兒想要,你可以去給她買,但是不要搶我的,要是不還給我,我就去告訴媽媽。


  說完指了指我倆站的方向。


  女孩媽媽到底還是覺得不好意思,不情願地把玩具還給了瑤瑤。


  小家夥自己“搶”回了玩具特別得意,其實這本就是孩子之間的小打小鬧,應該交給孩子們自己解決。


  “不越界”的媽媽給孩子更多主動權,更能助推孩子的獨立成長。


  有界限,並不代表關系的疏離。


  欣欣抱怨說:兒子晨晨從小都和自己最親,可馬上升三年級的他,最近卻開始有意和媽媽“劃清界限”了。


  欣欣舉例道,以前晨晨會賴著讓她陪寫作業,現在卻說:媽媽我要做作業了,你出去吧,幫我把房門關上。


  我有一種被疏離的感覺,甚至懷疑兒子是不是故意把我支開,偷玩不做作業。可是我有好幾次借端水果給他,進去發現他確實是在寫作業看書。


  欣欣很不理解兒子的做法。


  我笑欣欣怎麽反倒像個孩子一樣不懂事,安慰她說:這種界限的確立是好事,說明孩子開始長大了,有自己的思想,也希望在某些方面有獨處空間,這並不代表母子關系的疏離。


  很多父母會覺得,自己和孩子有著天然的最親密關系,親到不應該有什麽界限——你是我生的,我有權利知道並參與你的一切。


  其實這是不對的,再親密的兩個人,都有自己不願被對方觸及的地方,如果一方勢力過度延伸,必然會造成另一方的領域縮減,還會有種被侵犯的感覺。


  在成人的交往中,我們都知道要盡量做到不踩線,不越界,這是尊重他人的表現。


  同樣,孩子也需要被尊重。


  若是界限被破壞,我們會本能地抗議,但是對于年紀尚小的孩子,他們的抗議會因爲天然的懼怕而畸形化。


  比如演變成撒謊、叛逆、拒絕交流、暴躁易怒等性格特征。


  界限分明,說明孩子被當做一個有獨立人格的生命體,而不是一味依附父母的弱小嬰孩。


  孩子越早被當做有獨立空間的個體看待,就能越快長大,逐漸成爲一個有主見、有分寸、有勇氣和擔當的大人。


  對于親子間的界限問題,紀伯倫有一首詩形容地十分到位:你的孩子,其實不是你的孩子。


  他們是生命對于自身渴望而誕生的孩子。


  “界限”在某種意義上是對關系的松綁,先有好關系,才能有好教育。


  愛孩子,就要跟孩子“保持距離”。


  很多時候,孩子對自己不想做的事情,第一感覺其實是拒絕的。那爲什麽後來還是違背心意地做了呢?


  因爲他們從小接受忍讓式教育,甚至形成了取悅家長老師的心態,于是便硬生生地把自己的直覺壓下去,哪怕受委屈也要換來別人的滿意。


  武志紅老師曾在《奇葩大會》上分享過一個例子:


  一個女生找到了自己很喜歡的男生,但家裏人卻反對他們在一起。


  反對的點其實都是些站不住腳的小理由,什麽學曆不夠、長相不行。


  媽媽最後坦言,自己之所以反對,最大的原因是女兒不再聽自己的話了。


  可以想見在這個女孩從小接受的教育裏,“聽話”才是最重要的。


  也許女孩曾經也表達過自己的意願,試圖擺脫過這樣的困境,但最終都成了無力的抗爭,還是屈服于媽媽的管教。


  我相信每一個孩子在開始逐漸獨立時,都會自然而然地有“界限感”思想産生,他會有脫離母體,成就小我的欲求。


  但是由于能力不足,這種小火苗的初始形態一定十分微弱,如果沒有父母的呵護和鼓勵,是很難維系的,倘若碰上打壓,那就更是難以成型。


  故事的最後,女孩無法平衡男友和父母的關系,兩邊都是自己愛的人,她都不想傷害,但是所有人都受到了傷害。


  與男友分手後,女孩遠走高飛,徹底遠離了自己的原生家庭。


  這樣的處理方式可以說是“悲壯”的,遠離原生家庭的她,也許正是爲了重建自己的“界限堡壘”,否則傷痕累累的生活無法繼續。


  界限缺失,會讓孩子無法堅持自我,無法尊重自己的感受,也無法愛他人。


  別讓“界限缺失”毀掉孩子。


  教育類綜藝節目《少年說》中有一期,七年級的學生小付,提出不想做家務的要求,被媽媽睿智回怼,笑爆全場的同時也讓人不由想爲這位媽媽點贊。


  小付同學抱怨,媽媽借學校要求8小時社會實踐的機會,“逼迫”自己包攬家裏的家務活。


  並向媽媽提出:社會實踐不是家務實踐,能不能不要再逼迫我做家務了?沒想到媽媽直接回絕:“當然不可以。”


  本以爲在衆人面前,媽媽會礙于情面答應自己的要求,結果小付被媽媽的回答弄懵了。


  媽媽接著說:家務是生活的一部分,兒子已經長大,應該開始學習承擔家庭生活的責任。


  小付同學最後搬出了“學生應該將重心放在學習上”的理由,可媽媽卻說:學做家務,分擔家庭重任,不光不會影響學習,更會起到促進作用,還會培養他的責任感。


  付媽媽明事理的教育方式受到了網友們的一致肯定。


  反觀前陣子被熱議的朱雨辰媽媽,她不要求自己兒子做什麽,卻要求未來兒媳爲家庭奉獻全部的自己。


  爲什麽說界限缺失會毀掉孩子?


  因爲中國的很多孩子還活在父母的影子裏,父母會越界去承擔本該孩子做的事情,或是幹涉本應由孩子自己決定的事情。


  很多父母會有一套自己的系統,以此爲模子,要求孩子成長爲符合自己系統標准的好孩子,評價自己孩子過得是否和自己預估的那樣幸福。


  其實一切都是不准確的,因爲我們不是孩子,我們不知道他真正的想法和感受是怎樣的。


  可怕的界限缺失就像一個黑洞,隨著歲月的風吹雨打會越來越深,越來越大,吸走孩子身上的很多快樂和自由。


  所以,關注孩子的精神世界,別讓界限感缺失成爲孩子永遠的痛。


微信图片_20181113175604.png


推薦新聞
熱點新聞